取酒还独倾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萧千亦。可以叫我亦亦/阿亦。

秀唯。

算我管多了……身心疲惫。她说的对,这样对我没好处。我太自作多情了。

我不会死的,我还没有保护好她,还没有见证她最耀眼的时刻,我相信正义不会缺席,相信她终有一日为自己平反。作为一个粉丝我可能做不了太多,但我会竭尽我的全力去保护她。她是一个很温暖,很勇敢的人,哪怕一时的挫折我也觉得这不会把她打倒。她对我很重要,某种程度上她教会了我许多。所以我要勇敢地活下去。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他是神,真正的神。他爱世人,即使曾有过如此黑暗的经历,但是能够始终固守本心,仅因为一个人递来的一只手和一个斗笠就能放下这所有的一切。他知道他曾经所做的一切是值得的,而他终将这样继续走下去。

我最近真是越来越纯情了……
连亲亲都不写了……

他笑起来应当是很好看的。但是他不常笑,面部线条常是冷的。他只对一个人真心地笑,那个人曾经有时也分不清楚他到底是开心嘲讽亦或是动了杀机。但是后来发现,他在不看他时,是不笑的。他的笑容曾被说很不真诚。但是啊。

他只对那个人真心地笑啊。

【双黑】一梦中.

段子。大抵上暑假会发连载。为其中的一个片段。

520快乐。

他睁眼愣愣地看。

那人在他眼前的身影渐渐恍惚,连带着对着他一开一合的唇中吐露出来的话语也变的那么缥缈不可触碰。

恍惚间他感觉他们都死了,现在的他们只是游离于世间的魂魄,世界容不下他们;而他们确实与这个世界为敌。我那爱了许久的爱人啊,世界与我们为敌,我们彼此间相依,孤独如影随形。

唯有孤独永恒。

他在他的记忆中逐渐破碎。那双鸢色的眼曾看进他的心里,也就这样进了他的心里。他呼唤过他的名字,但是那个人却在破碎。

本来就是假的啊。他轻声说。